云酒网

200亿俱乐部将扩容,白酒头部门槛更高了?|财报的秘密⑧

云酒头条 / 2021年05月07日 08:47:41

文 | 云酒团队(ID:YJTT2016)


纵观2020年白酒上市企业年报,百亿仍是头部企业的分水岭。


相比于两年前仅茅五洋跻身百亿“俱乐部”,如今,百亿俱乐部已经扩容。上市公司里,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顺鑫农业早已经站稳“百亿”格局,除此之外,跨过百亿的郎酒、剑南春、劲牌、习酒等非上市公司也提出,要向200亿营收发起冲击。


用发展的眼光看,200亿或许将成为头部门槛与龙头企业的竞争下一个标线。




200亿×7,下一个撞线的是谁?


据2020年营收显示,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位居200亿以上阵营。


在现有的200亿俱乐部里,2020年,茅台集团与五粮液集团营业收入已经双双携手跨越千亿,洋河股份营收稍降,为211.01亿。与此同时,200亿俱乐部或迎来快速扩容。


从2020年数据来看,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跻身其中的头号“种子选手”。


2020年,泸州老窖实现营业收入166.53亿元,同比增长5.28%;实现净利润60.06亿元,同比增长29.38%。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04亿元,同比增长40.85%;净利润21.67亿元,同比增长26.92%。


以泸州老窖6年以来的营收平均增速21.08%估算,泸州老窖营收有望于2021年突破200亿大关


山西汾酒2020全年及2021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不仅增速均保持两位数增长,一季报营收增速、净利润增速更是超过50%,位居行业前列。按照其2021年营收增长30%左右目标推算,汾酒距离200亿俱乐部也已近在咫尺


作为徽酒“领头羊”,2019年,古井贡酒销售额突破百亿大关,迎来了销量攀升的里程碑时刻。据悉,古井集团将在全国化和次高端全面发力,未来5年推动收入迈向200亿元。


除了上述上市公司,郎酒、剑南春、劲牌、习酒也是跻身“200亿”俱乐部不容忽视的力量。


据郎酒招股书披露,郎酒股份2019年实现了83.48亿元营业收入和24.44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约12%和237%。照此计算,2020年郎酒营收已经踏入“百亿门槛”。在公开场合,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也曾表示“郎酒将进入高速增长期,销售突破200亿”。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剑南春集团已实现150亿元营收。剑南春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蔡发富在接受媒体报道时表示,剑南春未来几年的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集团营业收入达到200亿元,力争向300亿元迈进


而劲牌早在2017年就已实现营收104.9亿元,跻身百亿酒企行列。其2018年年度销售额同比增长11.51%。2018年,劲牌公司还推出了酱酒新品,入局当下最为热门的酱酒赛道,探索新的业绩增长点。


在2020年跨过百亿之后,习酒的“十四五”规划十分明朗,计划5年再增百亿,突破200亿。


综合来看,“200亿俱乐部”在5年之内或将迎来7位新成员



200亿之路”稳了吗?


站在“十四五”的全新起点,2021年,7位“新成员”的进阶之路,是否足够稳健?


从最靠近200亿的泸州老窖说起。


上一个五年,泸州老窖收入规模、利润和利税增长超过3倍,成功实现“再造一个泸州老窖,浓香鼻祖王者归来、由守转攻的格局”。


进入“十四五”大门的泸州老窖,也打开了增长极。2020年,泸州老窖将5大单品升级为7大单品,进一步涉足高线光瓶酒与健康养生酒两大市场,同时抢占中间价格带发展空间,在巩固现有品牌和产品站位的基础上,为名酒价值回归赋能。


展望“十四五”,汾酒分三阶段推进规划,即一方面将继续聚焦青花,以青花30复兴版带动青花30成为公司品牌序列领头羊,同时通过严格配额、直供终端的方式梳理渠道体系;另一方面形成汾酒与竹叶青大健康产业项目的双轮驱动。


中泰证券研报预测,汾酒品牌势能处于持续上升期,管理层思路清晰,经销商信心足,改革红利不断释放,省外市场加速增长,空白市场有待进一步开发,若加快追赶与头部品牌差距,有望成为成功突围全国化的次高端品牌


相较前面两者,古井贡酒要实现目标则需更多时间。今年春糖会期间,古井贡酒携手黄鹤楼酒、明光酒业集体亮相,“三品四香”阵容引发行业关注。从2021年一季度营收看,古井贡酒相较2019年同比增长了12.58%,预收账款相比2019年增长26.96%,意味着后续仍有强劲增长动能。而长期来看,对于古井贡酒而言,持续进行产品升级和省外扩张,或是其实现“200亿”目标的关键。


在酱酒热风靡的当下,劲牌不容小觑的酱酒布局,是其突破200亿的重要砝码。


公开资料显示,劲牌茅台镇酒业于2016年落子酱香酒核心产区仁怀,公司规划于2017年至2022年在茅台镇实施酱香型白酒技改三期项目,三期项目实现投产后公司酱香原酒年产能将达到1.3万吨。为突破年产2万吨,存量15万吨的战略目标,在三期建设过程中,也同步开展四期建设规划,待近2万吨产能全部释放,无疑将劲牌新一轮增长打下基础。


对于郎酒而言,产能提升是冲刺200亿的重要一环在去年10月底四川省古蔺县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启动仪式上,汪俊林表示,吴家沟新增2万吨酱酒产能,将进一步助推业绩增长。按照2020年初规划,郎酒力争2020年实现销售订单150亿元以上。



头部门槛,更高了


2020年,位居200亿俱乐部的“茅五洋”,营业收入占上市白酒股的68.16%,利润占80.90%。


与此同时,规模以上酒企业数量在缩减。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规模以上酒企数量从2015年的2551家已经缩减至2020年1887家。


正如业内人士所言,行业集中度不断向头部企业集中,头部企业占据行业大部分利润,充分享受到向头部酒企集中、消费升级、高端酒高增长带动、品牌溢价、市场全国化带来的红利


简而言之,白酒品牌集中化加剧,马太效应愈演愈烈。伴随200亿俱乐部的扩容,这种趋势还将更加明显


以茅五为例,尽管有疫情影响,茅台和五粮液两大龙头依然保持了较高的销售和净利增长速度,且净利润增速均高于营业收入增速,可见,在这种增速下,酒企之间的差距还将进一步拉大。


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白酒全国化头部企业规模门槛已经提高到100亿并向200亿迈进;省级头部酒企规模为50亿并向100亿冲击,区域强势品牌从10亿向30亿冲刺


而从现处于百亿俱乐部酒企的增长势头来看,“百亿”有可能成为过去式,“200亿”渐渐变为头部企业的新门槛,代表全新的行业地位,也掌握着行业话语的决定权


业内人士分析表示,规模达到200亿之后,头部酒企由“量变”产生“质变”,从市占率上实现对其他品牌的碾压,享受到头部垄断的巨大红利,从而一定程度上改变行业格局。


门槛级别的新划分,也意味着行业进入了发展的新阶段


首先,由于体量和规模的扩大,“200亿俱乐部”成员的高增长,对企业和行业的带动作用将更加明显。同时,头部阵营数量和规模的扩大,对于非200亿阵营的酒企来说,扩容空间则大大缩减。


其次,从这个体量上而言,企业还会面临大基数可能带来的“增速放缓”。因此,200亿俱乐部成员既要保证营业规模的增长速度,也需要挖掘新增长点,以实现产品与品牌的双重升级和长效发展。


最后,规模竞赛或许只是跨过200亿门槛后的首战,如何提升利润率,保证经营效率,更是200亿俱乐部绕不开的关卡。


但无论自身规模如何,“头部门槛”提升之后,龙头之间竞争加剧,区域酒企也将面临生存空间进一步积压,朝着既定目标奋力冲刺,或许是所有酒企唯一的选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