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酒网

霜降|霜寒百鸟寂,酒家灯火明

浓香文酿团队 / 2022年10月24日 10:44:32

几场秋风,几阵秋雨,不觉中,霜降已至。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九月中,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


万物毕成,毕入于戌,阳下入地,阴气始凝。这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也是秋季到冬季的过渡期,此时气温骤降、昼夜温差大。



秋时已暮,因此“霜降”还有一个风雅的别名——杪秋。杪为树梢,秋即是裹着冰冷与温情,摇落一身繁华,等待来年春日的复苏。


霜降有三候:一候豺乃祭兽,二候草木黄落,三候蜇虫咸俯。



霜降后,豺狼开始捕获猎物,以兽祭天,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大地上一片萧索,百草在瑟瑟秋风中渐次凋零。蜂蝶不见踪迹,蜇虫无声,为经历漫长的冬天而作准备。


古人言:“霜,丧也,成物者。”


霜使万物丧失了生机,山林草木黄落,但同时也成就了万物,伴随着秋色的加深,凉爽的秋天,用春夏积攒暗蓄的力量,奉献上最后的礼物。


千山万壑,无边落木萧萧下,登至高处极目远眺,枫叶尽染,秋波荡漾,寒鸭数点,芦苇轻摇,都能让人感受到秋天生命之静美。



正如白居易在《岁晚》中感慨道:


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


冉冉岁将宴,物皆复本源。


告别了一季的秋,却正是迎来满满收获的时候。


初冬的江南,当漫山遍野渐渐变得苍凉之时,唯有柿子依旧挂在树上,红透枝头,凌霜独秀。


霜降是北方秋果收获的季节,枝头满满的火红,为这萧条的时节里增添了一抹温暖,便有了一种民间说法:“秋去冬来万物休,唯有柿树挂灯笼。欲问谁家怎不摘,等到风霜甜不溜。”


汪曾祺曾说,祖母种的霜菜 ,经霜后,叶缘皆作紫红色,尤其甜美,枝头上黄的红的橙子、橘子和柿子,被霜露覆盖后也更加清甜,佛手生出了好闻的香气。



因此,霜降时节,红柿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食物,经霜之柿,将会褪去酸涩味道,变得甜蜜绵软,清香适口,可以御寒保暖,还能补筋骨。


除了果实的丰收,直至霜降时节,秋收也近尾声,霜降前后始降霜,有的地方播麦忙。


北方大部分地区秋收已经开始扫尾,即使耐寒的葱也不能再长了,因为“霜降不起葱,越长越要空”。



在南方,这却是“三秋”大忙季节,俗话说:“霜降见霜,米谷满仓。”


单季杂交稻、晚稻收割,种早茬麦,栽早茬油菜;摘棉花,拔除棉秸,耕翻整地。霜降,迎来了一年中最好的收成。


闲暇之际,霜降还是赏花的好季节。


古时,人们就把秋季出现的第一次霜称为“早霜”或“菊花霜”。



因为霜降正是菊花盛开,正值赏菊的好时节。素有“霜打菊花开”之说,所以登高山,赏菊花,也就成为霜降这一节令的雅事。


另还有绽放一日的木芙蓉,因从冰霜中生发,便被人们称为“拒霜花”,苏东坡曾叹:“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说的便是木芙蓉一身正气,凌寒不惧的品性。


秋,着实热热烈烈了一番,红红火火了一季,大自然的馈赠,为秋画上完整的句号。



由于天气渐寒,养生便是这个季节最注重的。民间有一谚语,“一年补透透,不如补霜降”,足见这个节气对人们的影响。


俗话说:“霜降到,鸭补火,牛肉萝卜齐上桌。”在霜降这一天,家家户户要“贴秋膘”。渐入冬日,一桌佳肴,自然少不了一壶温酒。



而提到美食与酒的结合,就会想到酒城泸州。


霜降前后,泸州已经准备好了过冬“三件套”,便是美食、汤、酒。


漫漫秋冬,泸县九大碗菜式、纳溪活水兔都是冬日聚会、欢庆节日的首选美食,配上白马鸡汤、江门荤豆花、佛荫鸡汤,这个冬日便是最温暖的。


再说起酒,一千多年前的秋天,诗仙李白于泸州吟诵了一首相思: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自古以来,文人喜好悲秋,以雄奇豪放诗风著称的李白也是如此。泸州清溪,月挂枝头,观滔滔江水,不忍怀念故友,故饮一杯酒来安抚这颗牵绊的心。



泸州,自古便酿好酒。这不得不提到泸州老窖人,用四百多年的时间去守望、坚持和等待,续糟配料,无数个春秋始终甘之如饴,坚持如一。


霜降时节的泸州老窖,正在孕育冬酿酒,这是泸州老窖酒传统酿制技艺一年一个完整生产周期中的一个发酵周期,也是春夏秋冬、四季酿酒中周而复始、不可或缺的重要季节和时令代言。



在这一轮发酵周期,始自于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至大雪方止。


这是泸州老窖周期中最为具有“诗意”的一个发酵周期,不仅仅是源于中国的传统农耕文化,更源于中国最古典、经典的诗词文化及诗酒文化。



那年孟冬,杨慎离开泸州到云南,舍不得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便赋诗曰:


登舻一望一魂销,赖有清樽慰寂寥。


宠饯江阳殊霭霭,壮游滇路漫迢迢。


梅心柳眼皆春意,僰舞夷歌亦舜韶。


犹有多情如杜牧,画桥明月教吹箫。


泸州的山水、美酒不仅宽慰诗人的孤寂冬天,也将酒香和健康留给了品味泸州老窖的每一个人。



在冬酿这一发酵周期中,粮食在窖池中发酵达到三个月之久,似已纳尽天地之精华。


当上一轮次的糟醅发酵结束后,酿酒师傅会将糟醅从窖池内取出,然后投入新的粮食,经蒸馏取酒、摊凉冷却并加入酒曲后再次入窖发酵。


一粒粮食的命运,现在正处在一个生、长、收、藏的“藏”阶段——天地闭藏,水冰地坼,万物蛰伏,生机潜藏,以待来春。对一粒粮的表面终结而实质意义上的升华,便是由粮而酒,天人合一。



在泸州,经其独特的气候、地理和环境,尤其是窖池这一特殊容器,使得一粒粮食经天地孕育而变成了美酒,成为“液体的火”,真正做到了“水火交融”。


或许,这正是泸州老窖“天地同酿、人间共生”理念和天人合一思想的一种最佳展示、演绎和体现。



一粒纯正的泸州老窖有机糯红高粱,将自己蕴藏的一世芳华,于历经四百多年不间断生产的国宝窖池中无数有效菌群的滋养下不断发酵,吐故而纳新,将其精华、精血幻化成馥郁之浓香释放出来。


待至来年,候春而出,冬酿的酒,便是融入了夏的暖阳、秋的灵动,最终形成一杯琼浆玉液。


百草身披白霜,犹如月光洒落人间;芙蓉花的余香,给秋天留下最后一丝浪漫;房前的柿子树上,挂着属于秋天的红妆;一粒粮食的冬藏,迎接下一年的芬芳。


冬的悄然而至,并不是将所有的繁华落尽,而是将一切都归于平淡;拂去浮华,回归原来的本真,蓄势待发。


始于春、盛于夏、成于秋、藏于冬,一盘柿子、一阵花香、一壶好酒,一半清醒、一半微醺,于霜降之时感受一丝温暖,是何等惬意。

推荐阅读